首页 | 博客首页| 帮助 | 退出
田建明的博客
http://tjm.cityphotos.cn
标题 标签
注册名:
     博文 | 评论 | 留言 | 好友管理 |
我的博文
 
· 田建明2015作品--嘉兴日报报业集团摄影记者 (2015-12-29 13:16)
  标签:  
 

单幅作品:

 

1、外滩七日祭


        2015年1月6日,是上海外滩踩踏事件遇难者“头七”,雨夜,遇难者家属来到陈毅广场献花祭奠。 2014年12月31日晚,满怀憧憬的年轻人集结于此驻守寒夜迎接新年,至少36人丧生于踩踏时间,没能迎来2015年的第一缕曙光。


2、90后体操教练


        2015年3月10日,在嘉兴市少体校,90后体操教练俞正超带领孩子们做直角支撑动作,锻炼臂力和腹肌。
        23岁的俞正超是该校年龄最小的男子体操助理教练,2012年春,他结束了杭州12年的训练与求学,回到母校,负责男子体操组6名男孩的日常训练,同时兼职生活老师,同样的成长经历,他更能理解孩子。

3、酿蜜人生

 
        2015年3月25日,初春的禾城油菜花芳香遍野,吸引85后李小彬,携妻带女从河南开封前来养蜂。春来嘉兴赶油菜花的花期,之后到山东济南采酿洋槐蜜,盛夏时到东北采酿椴树蜜,这是李小彬一家每年的生活轨迹。
        李小彬的儿子一岁时发了40多度的高烧,留下了癫痫病,每年都要住院治疗,一家养蜂酿蜜的收入大都用来给他治病。



4、劳动者的“大数据”

        2015年4月10日,19岁的翁吉史日在桐乡市做一名太阳能电池板安装工,和另一名同伴每天安装约100平方米太阳能电池板。
        五一节到来之际,记者走进身边各个行业的普通劳动者,记录他们工作一天的“小数据”。正是这一个个普通劳动者的“小数据”汇合而成的“大数据”,撑起了嘉兴经济的“任性”发展。


5、困境儿童的夏令营

        2015年7月11日,台风“灿鸿”登陆浙江,狂风暴雨击打车窗,7岁的缘缘参加完困境儿童夏令营回村。她的爸爸两年前因病去世,妈妈随后远走他乡,留下她和弟弟与爷爷奶奶生活。短短三天的城市夏令营开启了缘缘封闭的内心世界,尽管年幼,但是如暴风雨般成长的隐痛,还是要自己承受。


6、80后环卫工

        2015年8月27日凌晨4时,嘉善县姚庄镇,80后环卫工唐芳搬着与自己体重相当的垃圾箱助跑几步,用膝盖顶着箱底借助惯性将垃圾箱甩上环卫车。唐芳出生于1981年,身高1.58米,体重48公斤,有些垃圾箱比她还要重。
        为了能把孩子带在身边上学不再留守,唐芳夫妇从深圳外企辞职双双来到姚庄镇做环卫工。

 
 
7、82岁小店老板

        2015年9月17日傍晚时分,82岁高老太的臭豆腐店顾客仍然络绎不绝。
        在人们的印象里,80岁的老人应该过着含饴弄孙、公园遛弯的悠闲生活,而住在嘉兴市区杨柳湾路82岁的老人高菊凤,在摆摊卖了25年臭豆腐后,最近租了间6平米的小门面房开了家臭豆腐店,做起了小老板。

 
8、送别失独者

        2015年10月10日上午,日晕突然笼罩在禾城上空,冷空气南下,失独者吴玉英的葬礼正在举行。2001年, 吴玉英的16岁独生子峰峰患胸肌瘤去世,她与丈夫再孕失败,成为失独家庭。   


9、粉墨登场
 
        2015年10月15日,在嘉兴房地产展示交易中心,2015嘉兴秋季房博会开幕,为房博会助阵的大妈们,精心化妆,准备登场表演。


10、抗癌女孩

        2015年11月17日,患癌女孩王俊在杭州市参加抗癌俱乐部聚会,登台表演节目,为病友们加油。2013年,王俊查出患结肠癌四期并多发性肝转移,结肠与胆囊全部被切除,肝脏被切除55%以及大肠仅剩1/6,医生断定最多活8个月,她却笑对人生,积极面对生活,已平安度过两年多。
 
 
 
 
组照作品:
 
 
组照一:《“艾”后余生》
        周平是一位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上海人,他同时也是患有遗传性心脏病的男同“同志”。当年,患有遗传性心脏病的母亲执意妊娠,生下他后撒手人寰。虽然同性恋取向大多是与生俱来,却难容于当下社会和法律,导致这一群体难有稳定的另一半,自身生理需求导致他们会拥有很多性伴侣。再加上男性的特殊生理结构,导致“男男”同性性行为已经是我国艾滋病传播头号危险因素。
        这组照片展示了在传统中国社会,一位普通人感染艾滋病病毒后的诸多生活细节,以及他在“艾”后余生如何面对家庭、社会与自我。

(本组图片严禁任何媒体转载!)

        11月15日,上海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周平(化名)在服药期间皮肤出疹,后经医生指导换药后症状逐渐消退。今年艾滋病日公布的消息显示,性传播逐渐成为HIV病毒感染的主要途径,特定的男性生理结构,导致“男男”同性性行为已经是我国艾滋病传播头号危险因素,大中学生感染者中,“男男”之间的性传播占据82%。


        周平回忆,自己应该是前些年不安全性接触中感染的。虽然同性恋者大多是与生俱来,却难容于当下社会和法律,导致这一群体很难有稳定的另一半,自身生理需求导致他们会拥有很多性伴侣。

        周平正在定点医院领取免费抗病毒药物。其他前来领药的病友多戴着口罩、墨镜等。作为传染性慢性病的一种,艾滋病更因为蒙上了“性传播”的标签,导致社会上有谈艾色变的恐慌情绪。
 
 
        在医院抽血之后,没有等待针口愈合的周平移开棉签后渗出血液,他慌乱中又要了些棉签重新按住伤口。艾滋病传播的三大途径分别是血液、性接触和母婴。目前,由于疾控中心的长期介入、监控,血液、母婴传播途径有所控制,而性接触、尤其是男男性接触具有隐秘性,尚无有效的介入手段。
 
 
        清明节,周平来到公墓祭奠母亲,尽管他认为自己不该来到世上,还是感谢母亲给他一次生命。他的母亲患有遗传性心脏病,执意怀孕生下了周平,而后自己在手术台上因心脏病撒手人寰。

        在疾控中心,周平和一些艾滋病感染者听心理医生的讲座。艾滋病感染者最重要的是学会调整情绪,保持积极的生活态度。及早发现、早用药,艾滋病感染者甚至可以继续存活30年。

        这是周平同时服用的三种抗病毒药。该疗法被形象称为“鸡尾酒疗法”,即:通过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来治疗艾滋病,可以减少单一用药产生的抗药性,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使被破坏的机体免疫功能部分甚至全部恢复,从而延缓病程进展,延长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质量。

        国际艾滋病日,周平在一个艾滋病的宣教活动现场领到一些免费的安全套以及卫生用品。他说,“性接触时戴安全套可以有效避免感染艾滋病病毒”。

        周平一个人收拾房间,被检测出来感染艾滋病毒后,他搬离了企业宿舍,但是可以正常上班。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是指本身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但是没有发病,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甚至继续生存30以上,但是他可能会传染别人。而艾滋病人是指已经发病,患者会有许多免疫缺陷的症状,有些会在一两年内死亡。  

        被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后,周平很少出门,醉心阅读,他用一张帅哥图片作为书签。对于同性恋者来说,同性身份大多与生俱来,当事人并不能选择自己的性倾向。
 

 

 

组照二:《失独者和第三代》

 

        公开报道显示,全国已有超百万失独家庭,每年新增约7.6万个。以嘉兴市为例,约有1/10的失独者与独生子(女)留下的后代生活在一起。他们老弱相依暂时得以慰藉,但这些缺少中坚力量的家庭结构,老来得病、孩童成长,将面临严峻考验,未来让人忧心忡忡。

        目前,嘉兴市官方、民间开启了对失独者和第三代的的援助,而在全国范围内,目前还鲜有针对失独家庭第三代的专项帮扶。

 


        5月12日,失独者郭桂生接送孙女媛媛上学,他的独生子于2011年11月21日猝死,妻子伤心过度而中风离世,剩下9岁的孙女媛媛和她一起生活。

 


郭桂生的独生子生前与孙女媛媛的合影,这张照片拍摄于他儿子离世那年。

 

 孙女媛媛,是郭桂生最大的安慰,也是他晚年生活的全部意义

 

        儿子的遗像后面,郭桂生亲笔写下儿子的生卒年月,并附上“挥泪忆情深,痛心伤永世”的悼词。

 

        68岁的郭桂生与独生子遗像、孙女媛媛的合影。公开报道显示,全国已有超百万失独家庭,每年新增约7.6万个。以嘉兴市为例,约有1/10的失独者与剩下的第三代生活在一起。

 


        失独者孔金彩的独生女于2013年10月31日因胃癌去世,剩下外孙女涵涵和她一起生活,她哄着不开心的涵涵要坚强。

 

        孔金彩的手机里,珍藏着女儿和外孙女涵涵的合影。女儿从小有个歌星梦,却没有良好的家庭经济条件做支撑。 

 


        涵涵有极好的歌唱天赋,获奖很多,妈妈与爸爸离婚后又离世,如今年迈的外婆外公没有钱继续让她学音乐。

 

15岁的涵涵已经到了爱美的年龄,却没了同样爱美的妈妈的照料。
 

69岁的孔金彩与76岁的丈夫张夔一、女儿遗像以及外孙女涵涵的合影。
 
 

         5月10日,是母亲节,64岁的失独母亲褚芝玲没有得到儿子的祝福,以后也永远无法得到,十年前离婚,两年前又痛失独子,如今唯一的欣慰是还有儿子留下的孙子诚诚相伴。
 
 

褚芝玲将儿子的遗物——一只手表和几张照片珍藏在铁盒里。儿子离世,儿媳随后改嫁。 
 
 
 

儿子留下的旧电脑,孙子诚诚想玩,却打不开机,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人来修。
 
 

8月9日,褚芝玲因脑梗住院,醒来后直抹眼泪,孙子还小,无法照顾自己,只能请护工。
 
 

        64岁的失独者褚芝玲与儿子遗像、孙子诚诚的合影。年迈的失独者给孙辈以力所能及的庇佑,孙辈给失独者带来的多是心灵慰藉,未来却更令人忧心忡忡。

 

 
 
 
网站导航 |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帮助 | 浙ICP备05017988号
地址:中国浙江省嘉兴市迎宾大道99号 邮编:314050 Email(msn):cityphotos@live.cn 售图电话:0573-82532688
嘉兴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